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400万拍出的「残酷社会」,不该被禁
发布时间: 2020-06-11 来源:互联网 点击次数:

中国人的道德和法律,不是一把放之四海皆准的公平、客观的尺子。它可以根据所施对象与自己的关系,加以程度上的伸缩,可谓双重标准。

当代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多年前在《乡土中国》一书中的这句话,放在至今,仍能阐释传社会中的法治漏洞。

影片讲述了刚毕业的22岁女大学生雪梅,为人善良,因找工作屡次碰壁,恰巧遇到了热情漂亮的女孩胡晓晓,在金钱的诱惑下,她加入了胡晓晓所在的公司。

随着汽车几个小时的颠簸,雪梅、胡晓晓和男老板来到一偏僻的山村。寻得一农户家为歇脚点后,老板告诉雪梅,让她在此等待,便和胡晓晓进山采药去了。

待两人离开后,口渴的雪梅喝了一大碗水,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她醒来,也是傍晚时分,也不见胡晓晓和老板踪影。

原来,雪梅上了胡晓晓的当。根本没有什么制药公司,此行翻山越岭,正是两人策划的局。将她骗至这深山中,7000块钱卖给农妇的光棍儿子黄德贵做媳妇。

于是,雪梅只能试着逃跑。此举惹怒了黄德贵,她被抓回来毒打一顿后,被锁上链子,关进了屋子里。

未眠夜长梦多,几天后,黄家人举办了婚宴。当晚,黄德贵强行与雪梅发生了关系,成为了“夫妻”。

《盲山》作为李杨导演“盲系列”的第二部电影,继《盲井》中将视角聚焦“阴暗凶险的矿井”后,把镜头对准了中国社会长久以来的问题:人口拐卖。

据悉,影片中一名群众女演员,现实中,就是被人贩子拐卖到了这个山村。当年,她才20岁。如今,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导演李杨回忆,她天天来剧组,我们让她演戏。但她丈夫同意,动手打她。于是,她威胁说:你再打我,我就跟剧组走。

而问及是否想回去,她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已习惯了。如今有了孩子,已经不打算再逃了。

此外,当年拍完该片,村里的许多单身汉跑来和李杨商量,想买下饰演女主的演员黄璐做媳妇。可谓真是讽刺。

电影中,雪梅每次寄的信,都被村里的邮差转手交给黄德贵;雪梅好不容易逃到了镇上,大巴司机却冷漠地看着黄德贵一行人将她从车上拖走。

而在影片原版的结尾,雪梅在山村男孩李青山的帮助下,联系上了警察,但父亲和警察的到来,却没能救出她。而是在村民的围追堵截下,仓惶逃离。

这样的结尾,比起公映版中雪梅终于逃出了山村,回到家里,残酷多了。俨然诠释了在这样社会中,法治权也已丧失,被“人治”取代。

于李杨而言,如今仅拍摄了《盲井》、《盲山》、《盲道》三部影片,且都是不能进入大众视野的作品,真是可惜。

也许,正如有些人所说,李杨和贾樟柯一样,喜欢将中国社会的“丑态”展现出来,给外人看。

电影之所以被称为一门艺术,理当取材于现实生活,通过镜头语言,发挥其“惩恶扬善”的作用。

李杨在三部曲中的“揭丑”,应该被当做反面教材,促进社会的变革和发展,而非因“尺度”问题,揭示社会阴暗面,被打为“禁片”。

虽然我们不敢奢求国片能像韩国电影《熔炉》、《素媛》等影片那般,促就新法的出台,激起强烈的社会反响。但我们希望看到,这样真实的作品,能全貌地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