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谢邦杰:健康险只能卖给健康的人 解决问题能力
发布时间: 2020-01-07 来源:互联网 点击次数:

新浪财经讯 由2020(,)金融科技论坛暨第七届普惠金融论坛于2019年12月19日在北京召开,主题为:“数”享生态,“智”惠金融。腾讯微保总经理兼首席运营官谢邦杰出席并演讲。

我在腾讯里面做做了两年,在这两年中,我们借助科技、借助流量、借助我们所提到的各种炫目技术与保险相结合,所以,我们在两年之内,让两千多个家庭成功安排保险。在这个过程中,一方面,享受科技带来的红利和好处。另一方面,我们很慌张,因为我们不确定是不是做了这个事情真的有把用户的需求给解决掉。今天,我分三部分内容与大家分享。

第一部分,先打开“潘多拉盒子”来谈一些事实。过去两三年,不管是还是传统保险,其实最热门的领域是健康险。健康险显然是要回应我们这个社会对于健康的需求。量化的说,以去年一年为例,全国一年的支出大约5.8万亿,其中政府出钱、医保出钱,自费的部分达到快两万亿。我为什么提这个呢?在咱们国家多层次医疗里面,自己花钱看病吃药的金额是1.7万亿,今年应该会超过2万亿。因为自费就是所谓的损失,损失就会用保险来补偿,这也说明商业健康险发展空间非常大,当然,这是多方制服的过程。整个医药的支出,底下是社医保,因为社区医保要照顾所有人,是广覆盖、低水平的架构,所以高价格的药都需要自费。举例来说,像癌症、肿瘤的药,去年花了1447亿,非常贵。这个大家通过电影都晓得了,药价太贵了,自费部分超过千亿元,在1.7万亿的自费里面,有相当大部分的肿瘤药品是需要自费的,列举的药品都非常大。比如可瑞达成功的把前总统卡特的肿瘤给彻底治好了,可是有多少人一个月有五万块来吃这个药?

另外一个领域是器械。简单的器械,通过医保能支付,但是如人工关节、心脏起搏器等比较高价的医疗器械,医保就没办法支付了,这部分就需要自费。这部分的总金额是五千亿,医保大概承担了一千亿。我讲这个是想跟各位说,其实很大一部分的健康需求约有1.7万亿。其中,有肿瘤的药品、高价的器械等等,它们的价格非常高,需要有一些机制来共担,万一发生疾病时,这显然是我们商业健康险应该要解决的问题。

接下来,讲讲我们的商业健康险。不管是互联网或非互联网,我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我们这里写了一个我复合肥料们看到的现象,现在产品包装非常华丽,以所有公司都在卖的百万医疗的产品为例。在2016年卖了60万份,2017年卖了600万份,2018年卖了3600万份,我觉得今年有可能要卖到七八万份。所以,我估计只要两到三年就可以让五到六亿人参保。在科技的推动下能够让这样的产品很快的普及到每一个(,)。但是这个产品的内核是什么?比如说有一个有名的百万医疗写了一句话,几乎所有人都看不懂,就是说“体外植入的东西是免责事项”,什么意思呢?只要从外面装进的东西,不是我们保险理赔的范围。又比如说,未经医生处方直接购买的药品不用赔付。我们医院是以公立医院为主,公立医院只会进医保的药,不在医保内的药都不会购买,所以很多肿瘤药医院是没有的,需要在外面买,但是保险就不支持了。这里,我想表达什么?在1.7万亿的自费需求里面,去年的保险卖了5500万健康险,5500亿跟1.7万亿相比,好像不是很悬殊,可是各位5500亿保费不是赔款,赔款才是真正的医药支出,赔款只赔了1700亿,如果扣掉里面的政府支出,商业保险在去年支付了1200亿,相比于1.7万亿,就是个零头。我们今天这个主题在谈科技跟保险的结合,在谈许多令人兴奋的发现。但如果站在老百姓、站在消费者的立场看,他会觉得保险不管是传统保险还是互联网保险,单从数字来看,对医药是没有太大用处的。

我们把这个东西打开来看,就发现现在的保险卖给谁?是卖给现在健康的人,现在生命听起来很公平,但是健康的人在一年之内要得了重病得到赔付的概率是很低的,反过来说,现在生病的人是不能买保险的,听起来是公平的设计,但实际反映出解决问题的能力薄弱。我们看到一个数字,健康险的保费每年30%在增长,可是对于医药的支出,刚才1.7万亿跟一千多亿数字的悬殊,这个矛盾越来越放大。所以,不管是传统保险也好,互联网保险也好,我们还是要严肃的来反思我们的价值在哪里。

对比来看,国外是怎么做的?比如说、新加坡、台湾这个地方是以公费医疗为主,在这样的地方是没有健康保险的需求,因为政府解决了一切,更没有互联网保险的需求,在复合肥批发健康领域上,这是第一个例子。反过来说,美国就是另外一个极端的例子,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案。我在工作的时候,企业把我从头到尾管起来,而美国的医保只管老人和小孩。我没有工作的时候,老人、小孩是走不通的方案。我是企业的从业人员,公司替我买保险,是不会管我生不生病的,只要公司用我,这个保险必须成立,它是按照年龄来定价,不按照是否有生病来定价。而美国这样的模式支撑了整个美国很大的成长,所以美国前几大的行业都是医药行业。这是我们看到的例子。回看一下国内,我们国内是广覆盖低水平的例子,我们医保现在非常辛苦,捉襟见肘。商业保险大家都知道,健康的人、患病的人怎么办?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众筹、互助的形态来出现,这样的形态不完全是体制内的筹资的方案,却成为了一个相当主流的一个解决方案。各位知道吗?最近有许多新闻在讨论众筹,有看到很多负面,我个人是非常正面的来看这件事情,他筹了200多亿,在1.7万亿的需求里面,它解决了两百多亿的筹资,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实际上这个问题没有被体制化解决,需求在那里就会有供给,只是用善良还是用不善良的方式来满足。

我跟各位说的这些是在过去两年做互联网过程中做的反思,一方面很庆幸,赶上了健康险、赶上了互联网的列车,很多客户相信我们,在这里投稿。包括我们以及整个社会似乎没有社会很大的需求,所以我们在继续做业务的同时,我们也试着去认识问题解决问题,解决问题时,我们也发现,我们非常的渺小,所以我们解决问题不能太大,所以我们先解决一个大家都听的懂的问题——癌症。

给各位示范我们是怎么看待问题的?每个人都知道癌症很恐怖,这个不多说了。癌症的发生跟年龄是有关系的。有个关于癌症的数据,我们国家的癌症发病率在全世界不是最高的,排第74位,略低均,但是我们死亡排在第29位,所以我们发病率不是特别高,但是我们死亡率非常高,晚期发现、治疗错误为最多发现。晚期发现很常见,因为大家不经常去检查身体,晚期发现就不是很好治。错误诊断,比如说一个孩子的食道癌,一个小孩子需要五次才能确诊,所以错误诊断是一河南复合肥个问题。第三个是治疗方案,很简单,治疗方案是谁定的?是医生定的还是支付能力定的?为什么先开刀再化疗再买靶向药?因为靶向药最贵。一方面跟大家一样的事情,在卖保险的过程里面我们也试着把问题辨识清楚,比如说我们在一个月以前发现,如果我要解决肿瘤,我买一个癌症险给用户,用户确定得癌症去医院看了病,太晚了,及早发现才是关键,而癌症的筛查其实靠验血验尿、血常规、尿常规是没用的,就是要靠重装备。我们癌症就几大种,肺癌、女性的乳腺癌,我们跟我们的伙伴,可以让我们的癌众免费使用这些重装备的体检。

第二个事情,我们发现许多保险,任何药都是不赔的,所以我们在四月份的时候推出了一款“药神保”的产品,我们在百万医疗里面也强化了这个责任,去讲清楚怎么样买了微保的产品,再贵的药品我们都会配送到家。

第三个,来找我们的人是谁?是已经得了癌症的人。过去的保险,整个行业都在卖给健康的人,患者怎么办?对于患者的痛点,我们的方案是不是最佳的?所以我们结合了几个美国最有名的医院MIT、哈佛医学院等等。我们提供了1500例免费治疗,不要钱,这个福利是请国内和国外的医生在两个月之内帮你检查一下你的诊断,你的治疗方案是不是最佳?在你抗癌路程里,我们帮你确认,因为误诊是常见的问题。我们在今年9月、10月做了一个金融解决方案,我们发现,大家都觉得房子很贵,但为什么每个人都买房?因为有分期付款?为什么癌症药品很贵?为什么每个人都吃不起?因为没有适配的金融解决方案,所以我们结合金融方案、保险方案让大家来解决问题。如果吃到八个月,疾病继续进展,最终还是不幸死亡了,那就由保险来赔付。

时间有限,我来做个小结。从宏观的角度来看,技术的门槛不是那么好,但是以健康险为例,健康损失的不是很了不起的区块链或者各种技术,而是明明它是驱动医药行业的方案,但现在我们只能卖给健康的人,所以是解决问题能力薄弱。因为解决问题的能力薄弱,所以老百姓心里没底,所以现在的健康险赔付率可能不是很高,但医疗险费用很高。长此以往,就使得一个行业很有可能在科技的推波助澜下,加速地弱化其解决问题的能力,但还是会被消费者破解。反过来说,如果我们能够清楚地辨识问题,解决问题,科技力量会让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无限放大,让我们的保费能够进入社会,我们的存在也才更有意义。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