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豆瓣9.3的《海上钢琴师》:我们都在拒绝成为“
发布时间: 2020-01-07 来源:互联网 点击次数:

寒冷的冬天,总让人怀念起夏天的样子,但是夏天到了又让人回想冬日的暖阳,我们这一生,总在寻找不属于我们的四季如春的世外桃源。

用《海上钢琴师》中1900的一句回答:“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我想你们岸上的人,把时间都浪费在问为什么了。”

时隔21年,托纳多雷1998年的经典名片《海上钢琴师》的4K修复版,于前段时间正式在中国公映,虽然错过了公映,还好等来了首播。

影片中的1900至死也不肯下船,宁可葬身大海,在他消失的地方,多少人至今还在追问:1900为何不肯下船?或者换一条船?

当我二刷完这部影片后,我想1900至死也不肯下船的原因也许是:他拒绝成为“社会人。”

社会化是人通过认识和学习社会规范、社会价值,习得一种独特的自我认知和处事方式的过程。

父母对儿童实行奖励和惩罚等外在强化方式,可以逐渐内化为个人对环境的调节。另外,父母的语言行为也影响着儿童社会化进程。

1900出生在来往欧亚大陆和美国的弗吉尼亚号轮船上,被黑人锅炉工丹尼在头等舱捡到收养,当被船舱的工人嘲笑自己穷的响叮当还想养小孩的时候,丹尼冲着旁人喊着:“去他的贫穷。”

丹尼说自己是在一月捡到他的,还是这个倒霉新世纪的头一年,所以给小孩取了一个具有时代烙印的名字——丹尼·伯特曼·T·D·林蒙·1900。

当1900五六岁的时候,丹尼一边在船上工作,一边带着1900,空闲时用自己的方式教1900识字,硬汉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柔软的心,小时候的1900有着养父的陪伴,也算是一个幸福的小孩。

但是1900也是孤独的,因为他没有出生证明和护照,所以小时候的1900总是躲在弗吉尼亚号的船舱里,舱舷外波光粼粼的海面就是他能够看到的外面世界的惟一的永恒风景。

原著中有一段是养父对于1900破坏轮船的行为没有采取惩罚措施,而是冲着船长咒骂 “去他的法律”。

当丹尼去世以后,八岁的1900跑到头等舱弹奏钢琴,在大厅中获得大批观众的掌声,事后被船长批评,说他违反规则,但是他冷静咒骂回答说:“去他的规则”。

在所谓爵士乐鼻祖执意要与他比赛,最后却惨遭失败后,1900撑在栏杆上笑着说:“去他的爵士”。

长大后的1900,性子或多或少也是和其养父有所关联,因为他们都敢于打破社会的规则,他就像是一个始终活在自己的世界但是又用音乐与世人交流的一个局外人。

青春期介于童年和成人之间的阶段,一般人的青春期出现在13-19岁期间,一边渐渐产生情感上的独立,一边接受父母的经济支持。这个阶段,他们主要通过身边人习得新的社会规范。

而1900的青春期从年龄上比一般人来得更晚一些。一次他从一个中年男人处得知“大海是最美的东西”,在海上生活了30年的1900困惑了,他开始向往从未见过的陆地。

但是仅仅只是向往,并没有强烈驱使他下船,他依旧在船上弹琴,有时候明明指尖在琴键上徘徊,但是思绪好像已经飘到了船外的海面上。

某天1900在船舱里录制唱片,一开始随心而弹的曲调直到看到窗外那个女孩,琴声慢慢温柔且浪漫,他的指尖依旧在88个琴键上,但是目光却跟随着窗外的女孩的身影。

当女孩的身影消失在他的目光之中,一曲世纪之曲就这样诞生,但是1900不愿意这首带着自己感情的曲子成为商业赚钱的工具,他放弃了名与利,所以他把唱片带走了。

他的这种行为像极了青春期的男孩,情窦初开的男孩,感性总是超过于理性。更何况1900本身就是一个纯粹感性的人,从他干净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

之后因为一直没有把唱片送到女孩的手中,宁愿损坏唱片,也不愿意让它成为名利的附属品,之后在和好友克斯谈到自己希望上岸,这一行为成为他青春期社会化的表征。

成年后,大多数人已经可以发展出关于自我的形象,但面对日益变化的社会以及角色的变换,仍有很多新的规则需要学习,也就时常陷入自我怀疑、自我学习、自我认同中。

打败过爵士乐鼻祖、有惊人的音乐天赋、有好的故事、有可以实现梦想的自由土壤,有心爱的姑娘……这些本是1900实现名利双收的有利条件,但他在决定上岸的中途停下了。

这一段是影片中最经典的片段,也是成年的1900陷入自我怀疑和人生选择的阶段,当他万事俱备,即将登陆之时,看着眼前一望无际陌生的城市,他却突然间失去了前进的勇气。

这是之后他和马克斯说的话,1900说:“我在这艘船上出生,这世界在我身边不断更替变化,但从不超过艏艉的之间,在有限的钢琴上自得其乐,我只奥磷丰肥业学会了这样的生活。”

思考一分钟后,当他把帽子扔向海面,毫不犹豫回头的时候,我想那时候的应该是认定即使登陆后如愿以偿,也绝不会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所以他到死也不会下船,我看到这里是能理解了。

我觉得1900的一生就是存在主义思想的体现,他藐视规则,藐视这个社会认可的规则,他害怕上岸其实是拒绝上岸,藐视上岸。

他从自身的存在大于外界对自身的认可,他可以轻易打败爵士乐的鼻祖并对他表示鄙夷,他可以靠他的才华赚取无数的名利,但是他拒绝音乐与自身的分离;

他可以用音乐去探究所有人的心灵,可以寻觅到自己的爱情,但是他没有常人那样去要去追,他轻轻地将这些丢进了大海,便将迈向陆地的脚收回。

他说“整座城市,你永远看不到尽头”,“我不是因为看见了什么才停下,而是因为我看不到的那些。”

“比如说钢琴,琴键有始有终,你知道琴上88个键一个不多一个也不少,琴键是有限的,但你是无限的。在这些键上所能创造出来的音乐那才是无限的。

这个我喜欢,也是我愿意做的。但是在舷梯上,摆在我面前的琴键有成千上万,永远也数不完的琴键,真的,根本没有尽头,这个琴键太大,而在这个无限大的键盘上,你根本就无法去演奏。”

看完1900的故事,我不禁想起现实中朴树的经历,他童年期受到年长哥哥的影响开始了解摇滚;青春期叛逆退学,进入演艺圈才华横溢、年少成名,一举囊括多个大奖……

2003年炙手可热的朴树如果加强宣传,完全可以赚的盆满钵满,但是他在最关键的时候选择了退出演艺圈。

同样归隐10年之久的朴树,如今再次出现荧屏,面对记者和听众的疑问,他也没河南复合肥说出什么惊天大秘密。

“2003年的时候做了一张唱片,到处宣传,去赚钱也挺好的,争到那个位置也好,等争到发言权的时候又无话可说了……跟这个行业保持点距离挺好的,觉得这几年太可怕了,没时间沉淀,刚沉淀一点东西,时代就变了,就像一个速度巨快的跑步机,连站稳的时间都没有。”

拒绝成为社会人的1900最后与弗吉尼亚号一起消失在海上,拒绝成为社会人的朴树现在过着有些“穷酸”的日子。

他们的答案就像朴树的《平凡之路》写的那样,“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答案”。

我们不断追求,寻找心中四季如春的世外桃源;我们忙忙碌碌,失落失望,最终都归于平凡;我们也曾在千禧年对2020年的来临充满希望;如今2020年马上就要来临,我们依旧是我们。

我们主动被动着接受社会的规则,逐渐成为一个“合格”的社会人……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我想说:如果你我注定无法拒绝成为一个社会人,至少希望我们都拥有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