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桔子财经丨你在忙复工,上海在忙着建智慧城市
发布时间: 2020-03-19 来源:互联网 点击次数:

这些天,全国各地忙着复工时,上海却静悄悄地出台了一份有关加快智慧城市建设的意见。

在经历一场重大疫情的“压力测试”后,上海以加快智慧城市建设来对原有城市治理体系进行优化升级。随着各省出炉一大波“新基建”投资清单,囊括5G、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物联网的智慧城市该如何建设?

确诊患者、疑似患者、无法排除感染可能的发热患者、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这四类人员到底有多少?

“这次战役,最困扰地方政府的,就是人员摸排问题。”负责智慧城市业务板块的浪潮集团副总裁姜振华说。

这次“战疫”中,浪潮为全国40多个地市部署了疫情指挥大数据平台。这些平台都搭建在当地政务云上,与“城市大脑”相连,为疫情期间的政府快速决策做支持。

在山东对口支援的黄冈市,当地大数据局希望通过“科技战疫”解决的首个问题,就是人员摸排。

王忠林履新武汉市委书记后部署的第一件事,就是用三天时间对武汉三镇3300多个社区、村湾进行新一轮大排查,为此王忠林放出了“查不清楚就问责区长”的狠话。

在2月9日,武汉已经搞过一次应收尽收的大排查。人员摸排为什么这么难,尤其是武汉这样的特大城市?

要将900万人彻底控制在家中并逐一排查,需要庞大的人力物力以及调度管理能力,这种排查一直依赖社区工作者。

从数据看,武汉市每个社区大概万人,配备社区工作者10人,光是填写各类统计报表都要耗费大量精力。只要一位居民不配合,数据就会失真。为应对这种战时状态,武汉动员了1.6万余名机关党员干部、国企职工和教师下沉社区。

重大疫情下,暴露在武汉这座特大城市的问题具有代表性,所有重大事件的防控都在基层,城市治理重点在社区。那么,号称能全盘洞察城市数据的智慧城市,如何求解这道考题?

2月10日,全国各地复工第一天,各地还在纠结复工与防控这个两难选择时,上海出台了一份关于加快智慧城市建设的意见。

“智慧城市建设10年来,它到底有多大支撑作用,从来没有像此次疫情中得到最大的实证机会。此次疫情过后,所有的市长都意识到,智慧城市必须要建,并且要进入突飞猛进的建设阶段。”姜振华对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说。

就在2月18日,浪潮联手浙大网新中标了淮安智慧城市PPP项目,中标金额高达8.9亿元。去年12月,重庆市政府和浪潮和签署了全面深化战略合作协议,提出要加快“智慧名城”建设。双方从2016年起就开始在智慧城市建设上的合作。

人口达3000万,紧邻湖北,并且武汉封城前从武汉流入各地的人群中,重庆排名第二,重庆为什么没有成为第二个武汉?关键在于快速反应的城市管理能力。

此次疫情也让特大城市构建现代应急治理体系提到了战略位置,而上海作为公认的社会治理能力最强的城市,这份包含“32条30项重要任务”的《意见》出台无疑是个风向标。

经济恢复刻不容缓,在经历了一场重大疫情的“压力测试”后,上海以加快智慧城市建设对原有城市治理体系进行自我优化和系统升级。当然,你将它视为上海吹响了新一轮城市竞争力的号角也不为过。

在这份《意见》中,上海市明确指出,智慧城市是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体现,是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的重要载体。

这份《意见》将城市运行“一网通管”提升至重要地位,从六个方面对“一网通管”进行了细化,包括加强各类城市运行系统的互联互通,形成统一的城市运行视图,加快形成跨部门、跨层级、跨区域的协同运行体系;基于城市网格化综合管理需求,打造信息共享、相互推送、快速反应、联勤联动的指挥中心,实现高效处置“一件事”。

“这次疫情形成了一个社会共识,我们需要一个更快(速反应)更实用的智慧城市,智慧城市建设一定要以问题为导向。”姜振华说,上海出台的这份意见强调“一网通管”,落脚点在提高基层社区治理水平,这意味着今后智慧城市的建设将更加务实。

比如社区排查,怎么靠信息化手段,通过一个小程序或者APP,减轻社区工作量?一些本地生活APP在战时能否灵活订制一些支撑各种抗疫需求的服务和应用,快速进行人员调查摸排,降低日常排查工作强度。

在济南,接受这场“压力测试”的是爱城市网APP,这款手机APP直通政府智慧城市网络,上线4年多来一直为济南市民提供本地生活和政务服务,疫情期间快速上线了疫情防控调查登记系统,全市超过400万居民使用,采集信息150余万;企业复工复产人员管理系统,一天全市5000余家企业完成填报,在线生成疫情数据分析报告;上线身份健康码,在菜市场、超市、公园、小区门口、地铁口……通过扫码进入,让市民避免多次重复检查和认证,而每刷一下身份健康码,公安就能掌握人员移动轨迹。这个最简便、最可行、最低成本的技术手段,成为济南“战疫”中重要的信息搜集入口。

此次疫情中,一些城市的系统连简单的报表采集都无法实现,包括疫情上报。大家对智慧城市期望值很高,为什么关键时刻用起来时却达不到预期?

姜振华说,智慧城市是一个综合系统,数据质量高低,各个系统打通与否,都会影响到智慧城市的效能。这次抗击疫情是以卫健委为主导,但需要公安、城管、气象等配合。这些部门的信息汇集有些还是人工的,点对点传递,这就影响了数据质量。现实中智慧城市必须用起来,在用的过程中进行数据治理,不断修正,提高系统有效性,才能达到“平时夯实基础,战时立即能用”的效果。

2月21日,在济南市市长孙述涛主持召开的智慧城市建设专题会议上,孙述涛强调,要加快智慧城市的应用场景建设。

“说白了,就是通过应用场景的实现逐一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提高城市治理水平。”姜振华说。

济南市现在日供应口罩15万只,酒精、消毒液2万瓶。怎么把这些紧缺物资快速配置到最需要它们的市民手中?现在,很多城市通过预约方式向居民发放口罩,“口罩预约”这道题背后,事关公平和效率,每个城市“答题能力”也不一样。一些城市曾出现这样一幕:药店半夜接货清点,早上4点半就有居民在门口排队,药店开门之前先打110来维持秩序。

在济南,通过爱城市网APP济南市民实名认证预约防疫物资,选择就近门店(销售网点),根据短信提醒上店取货。

在上海市,第一轮口罩发放时,采用的是在全市1000个药房投放方式;第二轮投放改成“居村委会预约登记+指定药店购买”,但这种方式没有达到“无接触配售”;最后,复旦大学15名大学生攻关团队研发了“口罩预约配售系统”,这个系统直连了口罩生产企业的产能,根据产能、库存调整每天投放量。

复工第一阶段,济南市复工率为什么能排全国第二,副省级和省会城市第一?关键在于快速上线了一套企业受疫情影响分析系统,这套系统是基于济南市工业企业大数据平台研发的,作为济南智慧城市运营商,浪潮的研发团队两日采集1800余条企业信息,结合济南智慧城市大数据资源里的企业社会信用体系,从复产、纳税、用工、用电、负债率、流动资金、原材料、产业链等多个维度对全市企业运行情况进行实时监测。比如通过对比历史同期“用电量”数据,就能清楚掌握企业真实复工状况,让帮扶政策精准发力。

疫情使企业上下游产业链发生变化,出现原材料、物流等方面“断链”。通过这套分析系统,济南市能够准确预判企业在一定时间内需要什么样支持,快速安排相关企业复产,做好产业链配套。

近期,济南市首趟“复工专列”计划将由重庆出发,直达济南。这趟专列涉及12家企业,586名复工人员。济南市通过企业网格化管理服务平台大数据分析,按照各地疫情、员工分布情况,研判出合理返岗复工专列返程方案。

2019年,济南市外贸出口首破千亿大关,复工后“稳外贸”成为地方政府重点。如何帮助轻资产的外贸企业解决融资难题?近期,智慧泉城快速上线了“泉贸通”融资平台,打通海关、外贸、商务局、出口企业数据,建立“企业画像”,实现“秒贷”。

疫情对全球供应链产生了一定影响。供应链被打乱后,也是资源重组的机会。夺回失去的一个月,外贸“快出手”是必须的。

在采访中姜振华一直强调,智慧城市建设一定要“快”要“实”,这种快,体现在疫情期间快速上线各种防疫应急系统,这是和病毒赛跑;复工要快,快速配置资源,快才能掌握先机,一个数字化的管理体系才能支撑这种高效配置。1月26日,云南省政府致电浪潮,要求为云南省搭建一套疫情防控系统。浪潮100多人不分昼夜连续工作5天完成了应急响应。对于这样的“火线救急”,有技术积累,有平台能力的企业才能应对。

2月13日,湖北十堰市张湾区采取了全国首个“战时管制”措施,全区40万人全部锁在家中,但对于上海这样一个拥有2400万人口的国际化大都市,是无法封城封路的,上海只能在精细管控上想办法。

姜振华说,现在,一个城市里面的多个网格,比如城管、政法、综治、公安、工商、市场监管都有网格,通过“一网通管”把各个网格进行融合,职能上合并,把所有服务集中在一个端上进行服务。

“2月11日上午,上海市长宁区江苏路街道华山居民区党总支书记潘志歌开始了商务楼宇和沿街店铺的排摸。仅带着一部手机,她快速走遍辖区内负责的3栋楼宇、8家店铺。

潘志歌将摸排情况录入手机里的“政务微信”客户端。随即,在不远处江苏路街道城运中心的电子显示屏上,‘办公楼宇今日摸排户数’的数字往上跳了一个。

上海正式复工前,江苏路街道城运中心‘一网统管’防疫专页上线。防疫专页主要由疫情发展、实时播报、区域地图、重要点位等四个部分组成。一张页面可以集中显示居民楼、商务楼、园区人员摸排情况,垃圾厢房、电子防盗门等消毒情况以及沿街商铺、小型工地、养老机构等所有街道和疫情有关的工作安排。

以前,自嘲为‘表姐’的潘志歌日常要处理十几套表单、20多张数据表,疫情期间光是将手上的资料发给不同科室就占用了大部分时间。现在,林林总总的防疫信息在一个系统、一个页面实现了一网统管,表填得少了,居民和社区联动更及时有效。”

在上海“一网通管”平台,工作人员发现某小区高亮,表明这里居家隔离人员、外地来沪人员多,城云中心马上派单给街道消毒站增援。

这份能力背后,是上海市利用高精度航空测绘传感器,实景三维数据智能化处理等技术,构建了一个上海的数字孪生城市,挂接了各部门不同业务数据,支撑了防疫应急“一网通管”平台。

所以,你在一些城市看到的是封路防人,你在另一些城市看到的是有序复工,背后城市治理能力上的差距,也是科技实力的差距,是“新基建”的差距。

3月4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再次强调要加大“新基建”建设。截至记者发稿时,在这一波“新基建”开启时,全国已公布投资额的8个省市总投资额近34万亿。

那么,一个1000万人口的城市,到底需要多少计算力和云服务能力?这次疫情就是一次应对重大公共安全事件的“峰值测试”。

疫情期间,浪潮紧急生产10万台服务器,支援互联网巨头急剧扩张的云计算和云服务需求。浪潮在济南孙村的智能工厂成为山东最早复工企业,这里生产的服务器,和口罩、防护服一样成为紧急物资被运往“战疫”一线,支援当地政府激增的算力和存储需求。

云办公、云签约、云逛街、云卖房、云卖车……整个社会对于云的需求量急剧放大。姜振华说,经过这次疫情的实战演练,云计算真正成为社会广泛认知的新一代基础设施。随着5G大面积商用,基于城市环境、公共卫生,大型医疗设备连接以及城市中以“智慧路灯”这类物联网设施为载体的基础设施的连接都成为可能,这些城市基础设施的数据采集将在2020年迎来大的窗口期。

经此一“疫”,智慧城市建设越来越聚焦。像浪潮这样的平台运营商,要逐步强化整个底层云的能力和数据能力,同时不断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减轻财政支出。就像复旦大学15名大学生紧急开发出口罩预约配售系统一样,智慧城市的运营商相当于在构建“苹果商店”,吸引不同的第三方进行应用创新。

市的创新生态。从这个角度看,“新基建”的作用不光在于稳经济,更在于激活“新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