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扁担舟摄影文学《落花》
发布时间: 2020-04-10 来源:互联网 点击次数:

若不是这吹弹可破的花瓣,被我亲呵成细细的滴露,几乎忘了,你是易冷的烟花。却开得如此欢烈,如金,如菊,也如海。

一笺金黄,落笔繁花,你让我看到春花的绚烂、冬叶的静美。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通透如你,该是三生轮回勘破,才愿将灵魂住进这片须弥。

整个三月,在开满了桃花树的疏林间,在山花绽放又复落下的山道旁,我一次又一次地感受着那恍如有所失落又恍如有所追寻的迷惘,或许我是忘了,当尘心已化作柳絮沾泥,你便不再是流年的风花,会触碰太多的色彩和情绪。

整个大地因你悸动,借着湿润饱满的土壤,供着万物勃发的生机,借着那细叶繁花每一刻细小的变化,舞出灵魂的香气,也渗入了我封尘的心。你不是图画,却让世界因你都入画图。你精心雕刻大地,连素朴的原野,都成了宏篇浩帙。你将身体裂作了一次花香的奠礼,诞下这漫天花雨。

一夕之间,催开窈窕无数。红粉妆缀千树万树,金甲凝形玉脂琼肌。这次第,明明冷香盈袖,却疑春翦面。时光惊了芳华,妖娆了四季。

隔着春的门楣看你,多想你就是我脸颊上的微笑,将一朵金黄寄给远方,看他是否依旧识得我当初的模样,想罢已然是忘却了!只是这一季,成了我初遇的落寞,初遇芸苔,只因初见你。

落花葬在了山野,“死去”这件事并不一定是要和忧愁或者悲伤相连的,一帘幽梦、半盏茶烟也可将年华虚度,如果可以在还算平安的岁月里缓缓地老去,其实也是难得的欣慰。

一次花开,一次花落;一个微笑,淡然心静,如凡花轻浥。走着自己的路,吟唱无字的歌,不变的步伐,只是为了配合季节的到来。 花开并不总是春风好,更多时,在苦难中砥砺和等待的寂寞,而与美丽的绽放,这短暂的苦楚又算得了什么。

花开那一刻的静穆,让人敛息,千山万壑迎风开,百花丛里独自艳,让这片世界也为之静止。这时最触动心神的莫过于花瓣散落涧溪的声音,是花落有意随波去,流水无情枉载花的无奈;又或是流水缓流待落花,花落归溪伴流水的情愫?!不论何种,只是问君:错过花期,等待何用?

Photos by Tonkeg'S Story|摄影:袁波|撰文:扁担舟(Ta的故事原创摄影图文,未经书面许可谢绝第三方以任意形式转载或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