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小时候难得的美食
发布时间: 2020-04-12 来源:互联网 点击次数:

1964年的秋天,生产队的马车在大连罐头厂拉回来一车苹果皮,用来犒劳已怀孕的母猪。傍晚,空气里漂浮着苹果皮甜兮兮的气味,孩子们的鼻子很尖,一下子就判断出气味来自猪场方向,便一溜烟地向猪场奔去。只见一大推新鲜的苹果皮堆放在地上,看看四周没人,大家一起蹲下抓起来就往嘴里填,那阵势和小猪抢食没有什么两样,不一会儿,一个个小肚子就滚瓜溜圆。

第二天早晨,饲养员老四爷发现苹果皮少了一些,还以为被人家偷去喂猪了。他无论如何不会想到,是被一群没有吃过苹果的孩子当苹果吃了。那是我第一次品尝了苹果皮的美味,心想苹果一定比皮更好吃。多年后的一个深秋,我终于尝到了苹果的味道。那天晚上,负责看山的王国运带我到二队果园里用手电照麻雀,他摘了两个苹果给我吃。霜降后的国光苹果上足了糖分,那是又脆又甜,果然比小时候在猪场吃苹果皮的味道好多了。他特别嘱咐我,只要不打,10年不招。现在想想就吃两个苹果,有那么严重吗?那时候运动把人都整怕了,整得谨小慎微。

小时候,知道蜜蜂会酿蜜。念书时老师教我们一套嗑叫做:糖甜不如蜜,棉暖不如皮,爹娘恩情重,比不上毛主席。背诵这套嗑本来是叫我们牢记毛主席的恩情的,可我老惦记糖甜不如蜜的事,那蜜一定是世界上最甜的东西,一直想找个机会尝尝。那时大队有养蜂子专业队,他们随着季节的变化天南海北到处走。有时也回村里呆一段时间,我们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去那里转一转。养蜂子的大人只是提醒我们别叫蜂子蜇了,并不撵我们走,我们经常是被蜜蜂那小东西成群结队赶跑的。有一天,在大队猪场甩蜜,河西有一个胆子大眼睛小的孩子,趁人不注意,偷了一勺蜂蜜喝。由于动作太快加之紧张没注意那蜜里还站着一只蜂子,一块喝到嘴里,正准备下咽,那只蜂子急眼了,在他的左边脸蛋里面狠狠地蜇了一下。疼得那老小子啊的一声,嘴张得老大,蜂子趁机逃生了。这一针下去,没到半个时辰,原本就小的左眼睛完全对上了,右眼睛也小了许多,脸蛋肿得像个亮饽饽。过了一个星期才消肿,这是吃甜蜜尝到的苦头。好在那一针是蜇在嘴里,要是蜇在嗓子里,喉管肿胀那会活活憋死人的。看来偷喝蜂蜜是很危险的,必须另想办法。

村里文化站东边有一个仓库,冬天里面存放了很多养蜂用过的蜡坯。因为门板破裂,小伙伴们都钻了进去。屋里有一种蜂蜜的甜味钻进鼻孔,找了半天,只见蜡坯,不见蜂蜜。拿起一块蜡坯将它捣碎,闻一闻有点甜味,尝一尝味道不错。大家一顿好吃,蜂蜡和死蛹的遗体一起吞下,那是我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吃那玩意。回家之后,只觉肚子里阵阵高烧,灌了一瓢凉水才觉得好受些。虽然最终没有尝到蜂蜜的味道,但是吃了蜡坯心里也很有成就感。

小时候和坐月子的老母猪抢食苹果皮,钻进仓库里偷吃蜡坯,现在孩子听起来都是天方夜谭,甚至会产生疑问,那怎么可能呢?可那时,我们真的吃得一包劲,而且是不干不净,吃了没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