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从杨坤diss《惊雷》,看娱乐圈这个魔幻之地
发布时间: 2020-04-25 来源:互联网 点击次数:

事情是这样的,最近,著名音乐人杨坤在自己的直播间摆出了咖啡和大蒜,他表示喜欢咖啡,同时喜欢吃大蒜,但是《惊雷》就算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杨坤这样怒怼的场面,本身就比较少见,更何况站在杨坤对立面的《惊雷》可是抖音神曲啊,喜欢它的人并不亚于之前全网播放量破亿的《少年》,当然,这里没有将两首歌相提并论的意思,下面我们单纯的讨论下,杨坤与《惊雷》的这场骂战。

能,当然,这是杨坤站在个人的角度上来看的,这一点没什么问题,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喜欢说出来没有任何的问题。

如果因为杨坤不喜欢《惊雷》而对他展开各种人身攻击,这就不对了。因为我们没法要求别人喜欢谁,这是个人喜好自由,当然要维护。

当杨坤站在自己的职业角度之后,还能不能不喜欢《惊雷》,当然也可以,杨坤是一个音乐人,他的职业是做音乐,既然能被称之为音乐,首先就要看看音乐的定义。

什么样的歌曲会被称之为音乐,或者音乐有没有在发展过程中扩大它的定义范围。这是判断的基础。

百度上对于音乐以及音乐下设的子分类歌曲做了如下解释,对于歌曲的定义关键在这几点:

2作用:歌曲带给人们的是全方位的听觉享受,优美的旋律使人能够产生高尚的想法,丰富人类的感情,促进他们理解人类情感的深邃内涵,达到心灵的和谐以及与自然的契合。

以语言的原来音调描述内容,加上流行音乐做背景编曲,动感节奏,更像是中国传统快板或者二人转说口的现代形式。

看出来没,这个定义之下,喊麦更像是一种表演形式,这就是为什么喊麦普遍流行于直播间的原因。

理清楚了这个定义,我们就不难发现,杨坤diss《惊雷》从专业角度以及个人角度看,都是没问题的。

举个例子,你喜欢吃面条,不喜欢吃米饭,结果有人非要告诉你,吃米饭才是王道,你不吃不行,你就是不喜欢吃也不行。你面条吃的人太少,我米饭吃的人很多,所以我是对的。如果有人给你这样说,你会不会生气,一定会,相信你会觉得杨坤太客气。

但是你能反驳杨坤吗?当然可以,杨坤是一个音乐人,在如今的娱乐圈音乐只是其中之一。

而同属于这个圈层中的人之一,杨坤diss《惊雷》显然不合适,我要是资本,我一定这样看,因为在资本眼中,杨坤和《惊雷》都是产品,资本在乎的是产品带来的收益,至于说产品到底是什么产品,质量如何,他们并不关心。

因为娱乐圈有这种病症,所以音乐圈也沾染了不良的风气。近十年,娱乐圈在资本的挟裹下屡屡发生各种各样的让人瞠目结舌的事件。

在大数据时代,我们大可以说数据决定一切,这一点,当你打开任何一个咨询或者产品分类APP之后,一定体会颇深。

当你搜索过某一个词语之后,你手机上的所有APP便会给你无限制推送各种相关产品或者咨询。

最终,会让你感觉到无所适从。当你打开抖音等APP的时候,你会感觉很虚无,因为你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

当信息对你进行饱和打击的时候,你会失去判断力,这个时候,大数据会为你做出来“合理”的决定。

这个决定就是从众。所以,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被潮流推着走了,然后往复循环,最终失去自己的判断。

《惊雷》只是快餐文化的产物之一,但并不是所有,如果我们看看近十年的华语音乐圈现状的话,就会发现很多魔幻的事情并不比《惊雷》差。

期间主要的事迹就是自己从2006年凭借《认真的雪》成名后,一直到2015年都在做这样的事情。

但是魔幻的现实告诉我们,薛之谦大量的上综艺是从2016年才开始的,除去2015年他作为嘉宾上的综艺节目《偶滴歌神啊》之外,从2006年到2015年,他参加的综艺节目为零。

而2016年,他作为嘉宾和主持人参加过的综艺节目有94档之多,对于一个娱乐圈的艺人来说,这样的工作很饱和了,而对于一个歌手来说,这样的频繁的参加综艺节目,确实让人震惊。

于是,2017年他参加的综艺节目就开始断崖式下跌了,只有8个,而背后的原因大家也都知道。如果不是舆论危机,估计这个数字还会继续下去。

然而翻看薛之谦的作品履历,大家不难发现,他的创作高峰到了2016年戛然而止,之前的十一年创作虽然断断续续,但是还保持了一个音乐人的职业性,但是之后,就难以为继了。

在接了这么多综艺节目之后,薛之谦的音乐之路按理说将会更好,但是结果并不如预期的那样。什么原因大家自己想。

知乎上很多人都觉得华晨宇被捧得太高,这些人说这些话的出发点还是因为华语乐坛近些年发展的非常不好。

他们怀念的是十几年前的百花齐放的时代。而那个时代的繁荣恰好衬托出来了这个时代的悲哀。

当资本开始进入到某一领域之后,这个领域的发展就开始畸形了。资本不认你是不是周杰伦,资本只会在乎你的作品会带来多少的经济效应。

就如同抖音神曲是一样的,我们并不反对某一首歌,我们反对的是这首歌对于人们耳朵的强暴。

很多人希望中的音乐的来源是多种多样的,而不是某一款APP轮番轰炸下,你没法选择的劲歌热曲。

而且更多的人受不了的是,当他们听一首歌的时候,总会有人在你耳边呼唤“你是从抖音听到的吧”。

多重往复之下,大众的选择权就这样被剥夺了。大数据环境下,音乐的发展也变得畸形了起来。

我们往往在感叹某一时代的畸形的时候,忽视的是大众的盲目性,因为身处当代,很多人在信息的饱和攻击之下失去了自己的判断力,因此,从众是唯一一个可以遮蔽自己方式。

于是,人云亦云的审美或者品鉴能力就成为了主流,而任何不同的声音就不被允许出现,当然一些声音本身是有问题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将那些原本就客观的声音一棍子打死。

杨坤diss《惊雷》的背后,是音乐与大众审美的一次碰撞,或者可以说是好听与红不红的主动选择。

而李玉刚对其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看得出来,这是音乐人与喊麦交融后,为后者进行的一次努力提升。但很显然,这种提升只是个例,李玉刚再努力也不能让整个喊麦的产业链得到更好的发展。

于是,杨坤的言论适时的出现了,杨坤很客气的说了《惊雷》的不可以。有网友不信邪,专门听了《惊雷》三秒钟,最后,他由衷的赞叹了杨坤的良好修为下,对于别人的点评简直太客气。

以上,如果将来华语音乐的发展一直被资本挟裹后,仅仅用数据说话的话,那么抖音等聚合平台完全可以撑起华语乐坛的一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