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华人之星 | 申兆菊:因为儿子,美地产“黑马”
发布时间: 2019-12-14 来源:互联网 点击次数:

自学入行,7万美元起步,历经10年拼搏,如今手中的商业地产市值近3亿美元。定居美国亚特兰大的申兆菊被誉为当地华人圈一匹不折不扣的“地产黑马”。她与另一位华人张维霞合办的WePartner集团,成立至今不到4年,已是亚特兰大房地产公司中成长最快的公司之一,连老美都惊呼“中国女人,了不起!”

工作再难,对申兆菊来说也不算什么,因为老天爷给了她一项更艰巨的任务:做母亲,做4个孩子的母亲,而且,4个孩子中,有两个患有自闭症。而为了帮助更多像这两个孩子一样的人,申兆菊公司出资在美国创立了一个关爱特殊需要儿童及其家庭的非营利机构“真爱力量”。

1971年10月,申兆菊生于辽宁省清原县大孤家镇松树嘴村,是家里的老大。父母勤俭持家,将3个儿女都送入了大学。而申兆菊格外优秀,1990年考入中国农业大学兽医专业,后来一路深造至2000年博士毕业。她是村里走出来的第一个博士。

之后申兆菊被分配到上海交通大学农学院任教。2002年,她随丈夫到美国。丈夫做博士后,她在亚特兰大的著名学府埃默里大学做实验员,主要任务是培养实验用的转基因小鼠。几年下来,她被实验室负责人称为最会“养老鼠”的实验员。

2009年前后,亚特兰大开始陷入房市危机,申兆菊却看到了商机,自学考取了房产经纪人执照。那年夏天,她发现周围房价跌了20%,而各色人种混合居住区更是跌了75%。但是这个时期房屋租售比很好,她就用自己的全部积蓄7万美元,买了第一处投资房。此后,她又通过借贷,陆续买进20多栋拍卖房用于出租。为了省钱,申兆菊经常在下班后亲自刷墙壁、铺地板、修厕所,捎带着怀孕生小孩,很苦,可是她却乐此不疲。

她也曾掉进过“坑”里。2014年6月她买进24家公寓,虽是黄金地段,但也是全市治安最乱的区,“我人生中第一次听到枪声,就是在那儿。”警察经常打她电话,不是她哪个房客被抓,就是谁谁又打架了,甚至有小偷光天化日开着铲车把她新添的洗衣机、烘干机通通搬走。2015年底,申兆菊果断卖掉了这批公寓。

2012年,申兆菊辞掉工作,全职做房地产,成立了自己的经纪公司。到2016年手中的房产全部卖出时,她拿回了100万美元。7万美元变成100万美元,这是她在房地产挣到的第一桶金,她也历练成了地产业高手,建立了广泛而可靠的包括中介、装修队、银行、买家和卖家在内的关系网。

2013年开始,随着美国经济复苏,亚特兰大房价上涨,投资利润变薄,申兆菊将目光转向了刚刚复苏的商业地产上。商业地产资金需求大、运作难度高,单枪匹马干可不行。2014年,她联合了3位朋友,中标了一家银行在网上拍卖的医疗办公大楼。

“买这栋商业楼是我房地产投资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次交易。”因为是网上拍来的,跟银行签订的买卖合约中,买家没有任何商量余地,需要在签订合同后24小时内把40万美元的押金交上去,在45天内过户。因为没经验,申兆菊交了押金才知道,买这栋楼,还需要一笔预计200万美元的改建费。算上这笔钱,买楼总价是400万美元,银行只能贷200万美元。合伙人中的两人畏难退出,剩下的一个犹豫不决。有一天,她问申兆菊:“如果我也退了,你怎么办?”申兆菊听了没回答——如果这位合伙人也退出,她是真的无路可走了。最后,这位合伙人说:“我和你共进退。如果有损失,我们一起承担。”留下的这位就是张维霞。她们在朋友圈中挨个询问,最终找到20多位投资人,凑齐了买楼的钱。22个月后,这栋楼成功转手,给投资人赚了18%的年平均回报率。

其间,她和张维霞合伙成立了WePartner,很快从商业地产圈中的小虾米“进化”成了一条大鱼。如今,公司已有上百位忠实的投资人群体。

图说:申兆菊的“真爱力量”公益机构去年举办自闭症儿童绘画比赛时收到的作品之一。受访者供图

2009年9月开始做房地产时,申兆菊已有两个小孩,老大女儿7岁,老二儿子1岁。2010年7月她生下老三,2013年底老四出生,都是儿子。

工作忙,带孩子累,但这还不是最难的。2013年夏天,3岁的老三被确诊患有轻度到中度的自闭症。申兆菊走遍美国,给孩子进行各种康复、干预和治疗。她也读了很多关于自闭症的书,了解到其中亚斯伯格自闭症的症状。她也因此把一直困扰她的老二的各种行为、理解和社交障碍等问题跟亚斯伯格联系到一起。2015年10月,老二被确诊为亚斯伯格自闭症。

4个孩子,2个需要特别的关注和干预,申兆菊的压力更重。她开始拼命挣钱,试图通过工作缓解经济压力,给自己争取一个更自由可控的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给将来可能无法自立的小孩谋求可能的工作机会。

申兆菊是乐观的,但她也会允许自己短暂绝望一下。独自的时候,她会不自觉地流泪,“潜意识里我是有伤心的吧。”每次回家,她会不自觉地拖延下车进家门的速度,家里有她爱的人,他们是她的天使、她的宝贝,但也让她承受了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夜深人静,如果想到白天自己忘记给小孩吃水果、忘记带他们运动,想到老三说了什么自己一直没明白的话,她会郁闷得想跳楼。但这么多年,申兆菊始终坚强以对。

2016年底,经介绍,申兆菊加入了微信群“真爱力量”,认识了家住新泽西的群主文静,她本人是中医师,也有一个轻度自闭症孩子。

文静知道很多千奇百怪的干预方法。通过她,申兆菊慢慢了解到,保险公司会提供每周20多小时的行为干预治疗(ABA)服务,了解了怎么去找ABA干预老师;也慢慢知道只靠专业干预是不行的,还要全家总动员,只要小孩醒着就要有目的地干预……“自闭症小孩3岁前是干预的黄金时期,干预越早效果越好。我家老三确诊的时候已经3岁了,老二5岁了。我们错过了黄金干预时期。”她深深地叹息。

一年多时间里,申兆菊和文静一起走访了休斯敦、新泽西、纽约及费城的一些自闭症家庭,参观了美国不同地方为自闭症患者服务的成年残疾人士托管中心(group house)。渐渐地,申兆菊心中有了一个更远大的目标。

“我能事业有成,能在社会上有威望,这不是我人生努力的终点。我要用自己拥有的去帮助有需要的人。”2018年2月,申兆菊注册成立了关爱特殊需要儿童和他们家庭的非营利机构“真爱力量”,她负责全面运营。她的公司WePartner承担了该机构第一年10万美元的启动经费。

经过一年运营,很多有自闭娃的家庭参与进来,各种支持力量也参与进来。现在“真爱力量”每月有聚会,定期举办特殊需要儿童绘画比赛和画展,还有冬令营和夏令营、乒乓球特别训练班、音乐兴趣班、贺卡义卖、乐高干预班等。他们的活动也从亚特兰大、新泽西拓展到了圣地亚哥。

申兆菊告诉记者,现在人们还不清楚自闭症的具体病因,而全世界也没有特别有效的治愈方法,对自闭症懂得最多的就是患儿的家长。“当年我孤军奋战时,一样样摸索,效率很低。现在家长团结起来,互相分享经验,从心理、感情和精神上互相支持。我们经常聚在一起,也给孩子们提供了互动、认识朋友的机会。”

现在申兆菊把爱投向更广阔的人群,不止是对自己的儿子,也不止是同病相怜的孩子们,“在我80岁前,要建一个开放给特殊需要家庭的‘双养城’,让成年的有特殊需要的人(自闭、脑瘫、先天愚型等)跟父母在里面分开居住——子女在里面工作和生活,白天有机会见到父母,能为父母做力所能及的事;父母能指挥安排子女的日常。我们通过自助、互助和协助,给这些简单、快乐、善良、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提供一个有质量、有尊严、安全的幸福人生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