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向往的生活》为什么值得向往?这两点因素很
发布时间: 2020-01-08 来源:互联网 点击次数:

一度凭最佳男主提名、以演技冲上热搜的彭昱畅,在《向往的生活》里卸下了“下一任影帝”光环、变回了日常被捏脸蛋的吃播少年。年仅24岁却拥有42岁的小肚腩大肚皮,相机里圆润走形的脸更是引发全场群嘲“这张照片播出后还能接到戏吗”?这固然是夸张的节目效果,但也暗合这档慢综艺的“烟火气”。

在乡村一隅渔樵耕读,与二三故人把酒夜话当年事,《向往的生活》拍出了很理想的田园生活,巧妙嫁接了现代便利与乡野自然,更轻松拨动了岁月掷地有声的悠悠回响。

《向往的生活》三季以来都选址在相对偏远的山村,无论是北方小村还是浙江村落抑或此次的湘西古寨,都有鲜明的共同点:地理位置偏远、交通不便利、经济不发达。

现实生活中的诸多不利因素,被节目组以替换或隐去的方式消解,同时着重放大“人文化”、“世外桃源”化的乡野天堂。

首先,弱化乡村的物质条件限制,突出田园的审美属性与人文质感。虽然黄磊始终没能顺利get到日思夜想的“煤气灶”,但节目组为几位配备的生活空间中诸项设施一应俱全、相当便利,远超偏远乡村的一般水平、而更接近度假地点的口碑民宿标准。

换句话说解决了“穷乡僻壤”的“穷”以后,余下的全是将乡村意象“文人”化的空间;镜头里的山花烂漫、群峰苍翠,炊烟袅袅、细雨绵绵,集体勾勒出了一幅“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菑”的田园画卷,一派“白水明田外,碧峰出山後”的秀丽江山图。

直承桃花源式的山野理想状态,将现代文明的便利、自然山水的景致、农家生活的扎实感融为一体,打造出一个高度“乌托邦”式的乡村意向。

复合肥料 其次,季节化、时令化、自然化的生活节奏;现代工业结构体系中忙碌的生存状态被屏蔽,取而代之的是人与自然更亲近、更鸿蒙一体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节奏。

无论是这一季稻田里的稻花鱼,还是上一季一望无际的油菜花、抑或是山间春笋、雨后新茶,植物与自然的时令特征被放大、人为因素的影响力被缩减,季节感更鲜明、劳动感更质朴。

节目里的狗狗小H小O和他们的孩子“锅碗瓢盆”,“哲学家”彩灯,山羊点点等动物,都介于农家动物的“功能”属性和城市动物的“宠物”属性之间;不同于农家鸡养大了会被杀了吃肉的下场、也没有农家狗狗要看门的工作任务,但也不是完全意义上“只需卖萌、无需工作”的宠物,有农家畜禽俱全的样貌、却又有宠物式被温和对待的幸运。

再次,《向往的生活》构成了“劳动”属性与嘉宾身份“反差”特质的二重对比、对立和谐。

无论是这一集中前来的05超女周笔畅、叶一茜、纪丹迪、黄雅莉,抑或是此前带着宣传电影任务前来洗头的徐峥,带着首部导演作品来“砸场子”的黄渤,平素都是艺人,日常生活内容都不是参加农业劳动。所以周笔畅打糍粑,李诞、池子挖笋,倪妮打渔等等“劳动”才格外新鲜,换一种模式体验“品尝自己劳动果实”的直观效果、也才更加有感触。

从这个角度来说,《向往的生活》在城市与乡村之间支起了一个理想化的“田园”模块,虽然暗戳戳嫁接了诸多现代都市便利因素,但呈现出的效果,更多是寄情山水、乐享田园的丰饶愉快和尊重劳动、尊重自然的淳朴理念。

对于羁绊城市牢笼许久、节奏紧锣密鼓却又始终疲惫的现代都市症候群而言,这种田园的、慢节奏的、与自然高度一体化的生活模式,无疑更具吸引力:好比稻花香里说丰年,好比闲看中庭栀子花。

《向往的生活》中的嘉宾,很大一部分属于“老友”范畴,或者是相识多年、有时光和成长的“见证意义”。

新一集里来的四位05超女,平素每位都有各自独立的生活,并不“如胶似漆”,叶一茜深夜感慨四人通铺已经是“一别十四年”,许愿下次“不必又等十四年”,可见各自忙于生活、相见并不多;但这并不影响她们合体出现制造的唏嘘感。

作为“见证人”的何炅这复合肥次从“日常陪哭”角色变成了主动哭,哭得稀里哗啦:上一次听黄雅莉这样唱歌她还是一字头、如今转眼她都已经三十岁了。

当年电视机前的热心观众黄磊也非常有感触:那一群可爱的小女孩,如今一半已经为人妻为人母,有人成了乐坛里画风非常独特的实力歌手、有人转型在美术界闯出了一条新的路。

十四年的时间本身就是一壶老酒,在她们身上发酵出清晰可见的时间印记,《向往的生活》一壶清酒一盏灯的氛围、故交老友谈天的质感,将这种印记以更清晰更唏嘘的方式呈现出。

雪夜漫谈的李冰冰和任泉从大学时期就密集出现在彼此的生活里,知道对方人生里的每一个重要路标;此前来做客的谢娜更是何炅多年伙伴,和黄磊也交集很深,光是被骂哭、吓哭等不同种类的惨“哭”大戏,就发生过诸多次;点菜“赛螃蟹”的孙红雷更是黄磊相爱相杀的至爱亲朋、手足兄弟。

他们共同的特点是都曾一起经历岁月,无论是雪夜把酒夜话、还是昏灯下流泪忆当年,抑或是微雨蒙蒙中一碗素面庆生,这样的谈话都有能“撬动”时间的魔力。

这一次黄磊的老友黄舒骏来访,上个世纪就已经认识的两个人,谈起上个世纪的流行歌,谈起初代选秀兴起时黄磊对黄舒骏当评委的阻挠态度,谈起彼此年少轻狂岁月中衣袂飘飘的对方,因为有真实的时间做佐料,闲谈也动人。

此外,节目中的“新旧”搭配、“快慢”组合也很微妙。大人们唏嘘感慨,小朋友们干活“闯祸”,恰好是很符合生活常态的一种模式;黄磊、何炅话当年,而一脸懵圈的刘宪华(新一季缺席)时常在一旁抛出诡异的送命题,彭昱畅更是把“和狗一起玩耍”这种沙雕游戏玩得热血沸腾,像极了幸福生活平淡美满的滋味。

“故人”两个字,天然具有温柔又惆怅的基调;老友来访、深夜款款而谈素来是人生一大快意事。

奥磷丰肥业

《向往的生活》在自然田园的环境里,数次召唤故交老友来凭阑夜话,构建出了慢综艺独特的乡野青草味、时光机一般奇妙的时间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