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半夜追剧做美食,杭州女白领复工一周多仍黑白
发布时间: 2020-03-23 来源:互联网 点击次数:

晚上睡不着,白天睡不醒。复工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没有打过一次卡,领导已对她厌烦到连批评电话都懒得打。张敏(化名)焦虑极了,如果再不把“时差”倒回来,恐怕自己将工作不保。

而最近像张敏一样因睡眠出状况而影响工作学习的人不在少数。“虽然疫情期间病人比平时要少,但一个专家半天看20多号人是起码的。就我的门诊而言,差不多有一半是睡眠障碍患者,其中年龄在30岁上下的最为集中,女性是男性的两倍。他们有的原本就睡眠不好,经历了一个超长春节假期之后问题加重,但更多的是原来啥问题没有,春节在家避疫时黑白颠倒,生物钟紊乱而一下调不回去。”杭州市七医院心身一科刘义医生说。

张敏29岁,已婚但还未生育宝宝。这个春节,全民抗击新冠肺炎,在家闲来无事,她做了好多平时想做却又没时间做的事,比如:追剧、制作美食等等,可谓是收获满满。

春节假期之前,公司里接了个新项目,张敏每天早出晚归连轴转,一直想看当时热播的《庆余年》却没时间,假期一来,她终于能全心全意追剧。一集接着一集,剧情环环相扣,她很快就被吸引。除了吃饭、上厕所,几乎睁着眼的时间都捧着手机在看剧。一直到深夜一两点,双眼实在累了才歇下。以她这速度,没几天整部剧就看完了。

张敏觉得意犹未尽,又在网上翻找了半天,只是她对很多肥皂网剧不太感兴趣,可闲着也是闲着,她决定回味下自己最爱的几部经典剧,包括《情深深雨蒙蒙》、金庸武侠剧等。看剧的时间过得飞快,一晃就到深夜,她睡觉的时间也一天比一天晚。

“反正第二天不上班,白天多睡会补回去就没事的。”张敏这样想,然后继续放纵自己开始混乱的生活。

她好像慢慢习惯了深夜不睡,而且觉得夜晚比白天还要清醒。有时看剧腻了,她喜欢刷朋友圈、抖音,看到人家晒的美食,以前从没下过厨的她竟也开始手痒起来,半夜三更进厨房捣腾起来,做各式糕点,或是炒菜,弄得还像模像样,兴奋得她半夜把老公叫起来一道品尝。殊不知,时间在她忙着研究美食间已到了第二天清晨五六点,天已有些蒙蒙亮,她才感到困意去睡,而等她一觉睡醒时已是下午一两点。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春节假期一延再延。“所幸,还没上班,等上班时再早点睡就好了。”张敏这样安慰自己。可她没有想到,生物钟这东西打乱容易,调回来很难很难。

一个多星期前,张敏接到单位复工通知,领导要求,特殊时期虽不用到单位上班,但每天早上8点半的打卡仍然需要,同时还要报告体温,然后完成一些在家可以搞定的工作。起初,她觉得这样比正式上班轻松多了,可当真正做起来时,她简直快疯了。

第一天,她没能起来,领导发了微信来提醒;第二天,她还是睡到下午一两点才醒,领导打了电话来,语气里满是责备;第三天,她依然没能完成指定的任务,但从那以后,领导至今没消息,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张敏十分焦虑。

“她也想早睡早起,可躺在床上就是怎么也睡不着,睡不着就继续看手机,手机不想看了就把我叫起来,聊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聊着聊着还跟我吵架,我感觉我也快被她逼疯了。我惹不起只能躲开,现在我们俩已经分房睡了。”张敏的老公诉苦道。

因为自我调整无效,夫妻俩才找到了刘义医生。刘医生表示,张敏这是典型的睡眠节律紊乱,调整回正常生物钟需循序渐进,并帮她制定了一个详细的调整方案。

首先,慢慢拨早睡眠时间,先从凌晨五点到四点,睡7小时起床,一周后再提前一小时,如此周而复始,大约需要一个月时间能回到基本正常的节律。期间,还结合小剂量助眠药干预,以保证睡眠质量。

其次,刘医生要求张敏务必做好三件事:一是限制电子产品使用时间,因为电子产品发出的是蓝光,有研究表明蓝光会影响褪黑素的产生,而有太阳的时候可以多晒晒,因为阳光里有很多白光,有助促进褪黑素的产生;二是白天与床保持距离,建立床与睡眠间的条件反射;三是一日三餐吃饭时间尽可能固定,对于节律的恢复有种正面提醒的作用。

而这样的一个调整睡眠节律的方案,刘医生说对于多数有睡眠节律的人都有用,只不过要提醒助眠药要在专科医生指导下使用。